每個進入我們定義為文明社會的地區,都會有「世代」一詞產生。

近一百年最瘋狂的就是反越戰的學運世代,戰後一飛沖天的經濟讓戰後嬰兒潮無憂無慮的成長。

但歷史是可以告訴我們一些事情的。

文明的產生是因為肚子吃飽了,不用有一餐沒一餐的度,才有閒情逸致去創造我們所謂的文化。

這群成長過程無憂無慮的優渥西方孩子,可不像40年代有愛國情懷可以慰藉。

資訊的爆炸性成長(電視)讓這群活力十足的人雀躍。

他們看一切都不順眼,尤其是一場越戰,一場在遙遠東方打的仗,一攤美國人不必要淌的渾水。

此時百家齊鳴,西方社會產生一次思想性的核爆,對於萬惡的社會主義指謫被動搖了。

嬉皮出現了。年輕人發現有種東西叫作LSD,而它成為逃避現實的最佳方法。

共產與資本主義似乎不需要用一場戰爭來解決爭端。

而每個生長在這個時代的文化者用他們的方式去緬懷或埋葬這一個世代的一切。

其中,電影業或許是最強大的一支。

「神Stanley Kubrick」的Full Metal Jacket,政治狂熱的Oliver Stone都把軍事作法的本質做了一個檢討。

而另一個方面,電影探討那個被LSD充斥的糜爛生命們。

Terry Gilliam用一部真人改編的故事,讓我們去看這個LSD的影響。

老實說,看這部戲斷斷續續,不是因為我太累,是因為真的看不下去,很辛苦。

畫面扭曲、絢爛的風格,證明Gilliam電影手法玩的真的很大。

不只是兩個超級演員Johnny DeppBenicio Del Toro吃了過量迷幻藥的迷失。

也是我們被畫面牽著走,感到暈眩如同服用LSD的迷失。

學運世代用演說、群眾運動、音樂等等...去逃避對於戰爭,長期以來被教導資本主義形象。

LSD無疑是最好的途徑,瞬間就可以讓你進入虛幻。

但藥物成癮還有瘋狂幻覺所帶來的社會成本,卻也是一把無所遁形的雙面刃,把這群潛力無窮的年輕人摧殘殆盡。

這部Terry Gilliam不顧票房觀感的電影,完整的呈現這些問題,但真的不太容易下嚥。

不過他也可以補足我們這些非越戰時代的人對於學運時代更全面的了解。

    全站熱搜

    a33006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