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翻譯自Bloomberg Businessweek January 6 - January 12, 2014

 

原文網址: http://www.businessweek.com/articles/2014-01-02/how-much-should-college-athletes-get-paid

 

 

隨著大學美式足球各項盃賽以及全國冠軍賽即將開打,意味著這個賽季準備劃下休止符。同時,我們也要向這個不斷被詬病的舊賽制說再見,迎接新制度「大學足球季後賽」 (College Football PlayoffCFP)的到來。

 

從各個方面來看,CFP都比舊賽制好。球隊在季賽的表現比起舊賽制來的更重要,另外,四大盃賽的獲勝者將可以進入全國四強的比賽,最後獲勝的隊伍將會是名副其實的全國冠軍。在財務層面上,打更多的比賽會為NCAA以及參賽學校帶來更多的收益。新賽季的收益將會從原本賽制的一億七千萬美金,上升到四億八千萬美金。

 

在新賽制底下,看起來大家都是贏家。好吧,至少大部分的人都獲利,但像那些真正為NCAA帶來人氣以及收益的年輕球員們,並不會因為賽制改變就轉變他們一毛錢都掙不到的事實

 

傳統上,我們討厭市場價格遭受控制,也討厭被刻意控制的薪資結構。然而在NCAA的世界裡,這些現象被視為理所當然;儘管這些大學靠著這群有無限天賦的年輕人賺來成千上萬的鈔票,我們卻從不質疑NCAA為什麼規定不准付球員報酬。

 

終於,這個政策看起來要瓦解了。2009年,一名前UCLA的籃球隊員Ed OBannon,認為一款NCAA授權的電玩遊戲使用了他的肖像權,卻沒分給他任何費用,因而提起反托拉斯訴訟。這個案件震撼了很多被視為不可動搖的規定。

 

延伸閱讀:官司纏身 EA運動停產大學美足遊戲 

 

這讓我們需要重新思考。每當類似的(醜聞)事件發生時,與其檢討這些打破規則的討厭鬼,是不是應該回過頭來檢討這些規則本身是否有問題。例如:為什麼球員幫人簽名獲得報酬有錯?為什麼一個有天分的高中生需要聘請「黑牌經紀人」(street agent)幫他打通管道,才能進入他想進的大學球隊?這件事難道大學的招生系統無法給予諮詢、幫助嗎?

 

給大學球員報酬是不可避免的作法。問題只是「要怎麼給?」、「要給多少」。這幾年各方有很多建議,從小額助學金到建議組成一個校際組織,實施嚴格的薪資上限管理。除了這些意見以外,還有一個觀點:無為而治。換句話說,讓市場自由決定吧。

 

那將會如何運作?大學可以競標球員的入學合約,就像跟教練、管理層級簽約一樣,自由與學生簽訂合約。合約中可以包含不得轉學的條款,或者註明畢業或額外的津貼有多少。一旦NCAA的獨佔瓦解,各個學校聯盟就可以自由訂定條款,例如試驗薪資上限實行的狀況。只要學校之間不再像過去那樣勾結,市場一定會自己找到均衡。

 

當然也有一些看衰的預言出現,預測鬆綁球員薪資條件的作法將會失敗。然而在70年代,MLB球員推動FA制度,遭受球團老闆聯合抵制。他們認為球員若可以自由簽訂合約,職業棒球將不復存在。40年過去了,MLB不但沒倒,一年的收益還達到80億美金。NCAA針對這個變革的提議,最常辯駁的理由是:大部分的學校為了爭取好球員,早已花了大筆鈔票在教練團與訓練設施上;如果還要付給球員薪水,將會是使學校負擔更重。

 

在這個問題的討論當中有很多爭議之處。在OBannon的訴訟案中,原告詳細敘述了學校是如何透過會計手法,把體育部門的利潤藏起來。數以萬計的美國企業在想如何正常付員工薪水而不會破產。而大學校長們管理上億元的預算駕輕就熟,為什麼他們可以在激烈的競爭下找到好的工程學者來教書,卻在招募學生運動員的事務上一籌莫展?如果學校體育部門真的像NCAA所說的相繼不玩了,那球員薪資也不可能上升太多。那為什麼大學要那麼害怕給球員薪資,組織學生球員的自由市場呢?

 

另一個爭議是,若學校間引進自由市場作法,最有錢的大學會不會就把所有好的高中球星都招募起來、屯兵備戰?其實,現況是有錢的大學早就這樣作了。在現行制度除了不能用銀彈砸向高中球員之外,學校找來大牌教練,蓋高級宿舍,提供最先進的訓練場地來吸引學生。(有幾個高中足球員被阿拉巴馬大學招募之後,會選擇內華達大學就讀?)那些能砸錢的學校早就銀彈四射了,只是不砸在球員身上而已。而這種作法造成了財富轉移,收入從球員跑到了教練、體育部門總監、建築業者那邊(特別大多數的球員既非白人也不富有)

 

小額的獎學金或許可以平衡一下之間的差距,但唯有完全的開放球員簽定自由合約才是解決之道。去除球員薪資的限制,天才球星無疑會拿到很高的薪水,然而這也會使大學放棄把每個潛力新秀都找來屯兵的念頭,因此有天分的球員將會散布於各大學中。付球員薪水也可以讓學校使學生球員更重視學業活動,例如與學生立訂契約,準時畢業可獲得獎金,以及刺激他們在職業生涯後繼續完成學業。

 

打破給予球員薪水的限制,最起碼可以逐步創造一個更合理、公平的制度。我們無法確定這會讓大學足球變成甚麼樣子(這也是自由市場精神的一部分)。經濟學者Andy Schwarz為我們描繪了一些未來可能的發展情況,肯塔基大學籃球隊(Kentucky Wildcats)的教練John Calipari可能會拋棄他的選人政策(one and done,球員打完大一就棄學),提供高額薪水讓球員打完大二。Cam Newton或許可以拿到18萬美金的報酬(傳聞他父親向密西西比大學索討入學的報酬),或許他可拿到9萬美金,然後大學可以把其他的九萬分給其他的體育部門運用。

 

延伸閱讀:Kentucky Recruits: John Calipari Goes "One-and-Done"

 

 

如果大學對於球員的競爭過於激烈,NCAA可以要求球員組成工會組織,與學校進行集體談判(collectively bargain),討論全國校際的薪資上限(至少這個薪資上限會比完全不給球員薪水好)。某些學校或許會因此放棄他們籃球或美式足球的體育部門,但更多學校會根據他們的預算去找尋適合它們隊型的球員。這會使球員動搖他們對學校的忠誠嗎?我看不出來。最重要的是,整個NCAA的水準會更高,大學足球、籃球運動的人氣也會更高。

 

過不了多久,我們就會了解一件事:大學運動打破球員薪資的限制,只是經濟史裏頭,一群拒絕自由市場的人被「市場」本身所吸收的故事。(諷刺的是,這個市場就是這些人自己創造出來的)在未來,後人將會驚訝於我們允許一個卡特爾組織公然剝奪一群年輕人,在他們大好青春階段所賺取收入的機會。

 

>>>>>>>>>>>>>>>>>>>>>>>>>>>>>>>>>>>>>>>>>>>>>>>>>>>>>>>>>>>>>>>>>>>>>>>>>>>>>>>>>>>>>>>>>>>>>>>>>

 

 

阿拉巴馬大學超豪華的美式足球訓練中心!

 

如翻譯有誤,敬請先進們不吝指教。

 

初稿:2014/01/18

    文章標籤

    NCAA 寡佔

    全站熱搜

    a33006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