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 Wilmots總是開玩笑說,他會接下比利時總教練的職位,是因為他厭倦了每次擔任世界盃球評的時候,卻沒有一支球隊是他支持的。 

那段尷尬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在兩屆沒有進入世界盃的窘境後,比利時出現一批「黃金世代」。對於英格蘭球迷來說,這四個字代表的是一次次的大失所望,但對於比利時人來說,這四個字卻是今年世界盃陣容最好的寫照。

星期二對阿爾及利亞的比賽將是連續缺陣兩屆世界盃後,他們在世界盃的再次出發。這些年輕人不僅被認為能夠在小組賽出線,一些專家、甚至賭盤的莊家還認為他們有可能是今年奪冠的大黑馬。

但是,一個只有兩個層級、三十四支職業球隊的國家,要怎麼達到這樣的成就?

比利時的重新崛起,有些人戲稱是三個因素造成,運氣、時機以及比利時的移民政策。但是,有一個人提出不同的看法。

「我有一個計畫,去改變我們訓練年輕人的方法。」比利時皇家足球協會的前技術總監Michel Sablon這樣跟BBC體育記者說。

「我們必須重頭來過。當然一開始的時候,很少人支持我,但當時我們幾乎被忘記,我們是一個踢足球的國家了。」Michel Sablon繼續說。

Sablon曾經歷過比利時足球在八零年代的光輝時刻。1986年的世界盃他是國家隊的助理教練團的一員,那屆比利時有Enzo Scifo、Franky Vercauteren以及Jan Ceulemans等名將,最後他們殺到了四強,才敗於當屆冠軍阿根廷腳下。

98世界盃以及2000年歐洲盃(比利時是主辦國之一),歐洲紅魔鬼都在小組賽止步。在此之後的02年世界盃,比利時再次於小組賽出線,但他們也僅止於十六強。「比利時人開始對國家隊提出質疑。」「兩千年的歐洲盃後,國家隊走到了一個窘境,人民跟國家隊的關係並不是很好。」Michel Sablon。

那是甚麼時候,事情有了變化呢?2006年九月,Sablon開始著手於革新比利時足球面貌的計畫。

首先,Sablon在參訪了法國、荷蘭以及德國的青訓基地時,他發現每一個青年隊都在踢,球流動性高、比較複雜的4-3-3陣型。這是該國國家隊所喜歡踢的陣型。於是他回國後,編寫了指導手冊,並到各個俱樂部、學校,告訴教練們該怎麼進行革新計劃。「要求人們丟掉過去行之有年的做法是很不簡單的事。」Sablon補充這點。

 

Michel Sablon,比利時足球的前技術總監,革新了比利時的青訓系統。

 

要達到效果需要時間,但Sablon已得到了一些迴響。

第二點,他體認到青年隊不應該只著眼於當下的成果。他下令單位從事一項研究計畫,錄下超過一千五百場的青年隊比賽。結果發現,隊伍太過於重視勝負,而並沒有好好發展年輕球員的能力。這除了揠苗助長之外,還影響了未來比利時國家隊的表現。

Sablon甚至規定了U-7以及U-8等級的賽事不可以有排名制度。「這個階段的比賽結果沒有意義。」「青年隊的比賽重點不在於贏的比賽,而是發展球員的能力。這並不是一個很容易的作法,我就曾經被公開地針對性攻擊。」Sablon說。

第三點,Sablon設下了一個新的規矩。只要青年球員往上升了一個等級(例如從U17升上了U19),那他就絕對不能再往下去踢比賽,即使下一個等級有重大比賽也不行。「我絕不允許這樣做」,Sablon說。

「我給你舉一個例子,Kompany大概踢了兩場U19就升上去U21了,再踢三場比賽,他更直接升上去了國家隊。我們從未讓他回去踢較低年齡等級的重要大賽。只要我們覺得球員已經到了某個等級,我們就讓他在那裏待著。」Sablon說。

在這些規矩實行的三年後,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他們秉持不求成績,只要求球隊進步的情況下,比利時的青年隊成績開始改善了。「儘管成績不是我們的主要目標,但我們的U17跟U19進入了世界前十的行列。」Sablon補充。

「你想要知道我們怎麼做到的?很簡單,我們的作法就是讓球員愈來愈強。我們目標不是要在青年階段拿下多好的成績。但是創造出一個很好的球員系統之後,成績自然會反映出來。」Sablon說。

最有潛力的年輕人都被分別集中在八所政府資助的練習學校訓練。讓他們跟最好的選手一齊訓練,可以讓他們更強;然後再讓他們回到自己所屬的俱樂部,把他們的技術、想法傳播給他們原本的隊友。

這樣的球員系統打造出來的球員像是,拿坡里前鋒Dries Mertens、澤尼特中場Axel Witsel、熱刺中場Mousa Dembele以及利物浦的門將Simon Mignolet。

Mignolet對BBC的記者表示:「在青年階段,把這麼多有天分的球員聚集在一起踢球的幫助很大。」「你可以看到我們的陣容中有很多人現在到了頂級聯賽、大球隊去踢球。這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達成任何目標。」

比利時的奮起同時,可以看到他們有很多的球員遠離家鄉到各大聯賽踢球。六年前,Kompany還只是比利時唯二在英超踢球的球員,另一位是Carl Hoefkens,他曾幫助西布朗維奇從英冠升上英超。而現在,比利時的球員在英超的數量已經多出不少,本賽季末為止,就有十三人在英超效力。

「五、六年前,沒有幾隻英格蘭的球隊對比利時球員有興趣的。」Mignolet繼續說。「然而,當Kompany(曼城)、Vermaelen(阿森納)、Fellaini(曼聯)出現後,我們開始向世界足壇展現出實力,證明比利時球員在足壇頂級聯賽也能成功。」

「在那之後,英國跟西班牙的俱樂部開始給我們機會。現在,我們有很多人在頂級聯賽發光發熱,進而也有信心,我們能夠在國家隊拿出一樣好的表現。」「而在世界盃,我們的工作就是不受外界干擾,然後在小組賽出線。」Mignolet補充。

2008年,Kompany還只是比利時唯二在英超踢球的球員。

 

比利時人應該可以輕鬆地達到這個目標。他們陣中有不少天分點滿的攻擊手,例如今年才十九歲,第一年踢英超就留下驚艷印象的Adnan Januzaj(曼聯),小魔獸Romelu Lukaku(切爾西、租借至埃弗頓),以及切爾西主力邊鋒Eden Hazard。

曾在2010至2012執教比利時的現任突尼西亞教練Georges Leekens表示,他相信愈來愈成熟的Hazard會對比利時有很大的幫助。「在十九歲時,他在里爾踢球,就已經是法國聯賽最棒的球員了。但他還可以持續進步。」Leekens說。

「一開始,我對他是有一點嚴厲。他在法國的表現無話可說,但這對他來說太簡單了。」「我跟他講:『我選你進國家隊也有二十次了,你應該可以承擔更多的責任。』」Leekens說。

「其實球隊的表現,教練只能影響2到3個%,剩下的都是球員本身所決定。從那個時候開始,Hazard扛下了重責大任,這或許是這一批國家隊成軍最重要的事。」

「去切爾西踢球的決定可能是他生涯最大的轉捩點。在這之前,他純粹享受踢球這件事。但去了英國後,他開始重視球隊的團結、愛上贏球。他絕對能夠在巴西帶領比利時奪下勝利。」Leekens說。

然而,總教練Wilmots就相對謹慎一點了,他還沒有考慮到小組賽以後的事。「從小組賽淘汰是不可接受的,而出線後我們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無論如何,Wilmots不用再看一次沒有比利時參賽的世界盃了。現在,他需要肩負另一個重大責任:「如何讓這批黃金世代,發揮出他們應有的實力!」

Hazard才二十三歲,已經有四十五場的國際賽經驗。

 

比利時球員在13-14賽季,各大聯賽獲得獎項。

西甲冠軍

Thibaut Courtois(GK)(馬競)

Toby Alderweireld(DF)(馬競)

英超冠軍 Vincent Kompany(DF)(曼城)
英格蘭足總盃冠軍 Thomas Vermaelen(DF)(阿森納)
英格蘭PFA年度最佳青年球員 Eden Hazard(AMF)(切爾西)
英格蘭社區盾 Adnan Januzaj(AMF)(曼聯)
德甲冠軍、德國盃 Daniel van Buyten (DF)(拜仁慕尼黑)
義大利盃 Dries Mertens (Winger) (拿坡里)

 

移民後裔球員

Adnan Januzaj,生長及求學於比利時,科索沃以及阿爾巴尼亞後裔

Vincent Kompany,出生於布魯塞爾,父親為剛果移民,母親為比利時人。

Romelu Lukaku,出生於安德衛普,父親有薩伊國籍。

Mousa Dembele,出生於比利時,父親是馬利移民

Axel Witsel,出生於列日,父親是法屬馬丁尼克島人,母親是比利時人。

Nacer Chadli,有摩洛哥以及比利時的雙重國籍。

Marouane Fellaini,出生於布魯塞爾,雙親都是摩洛哥人。

 

本篇翻譯自BBC 網路新聞"World Cup 2014: How Belgium built their golden generation"

 

 

 

 

 

 

    文章標籤

    世界盃 比利時 足球

    全站熱搜

    a33006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