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後的冷戰時期,美俄所代表的資本、共產主義需要一個開戰的場所,越南繼韓國之後成為這個角力的實地戰場,但透過電視的大量訊息傳送,美國本土對於這場在幾千英里外、與美國本土安全毫無關聯的戰爭產生厭惡感,尤其是年輕的大學生,面臨兵役徵召的他們對於戰爭更是大肆地加以反抗,於是這場備受內外壓力的戰爭成了現代美國文藝界所探討的對象,尤其是好萊塢所代表的電影界,以下要介紹的就是Stanley Kubrick以越戰為主題的Full Metal Jacket,金甲部隊(又譯全金屬外殼)。

 

電影敘事分成上、下兩個段落,前段先拍這批剛加入海軍陸戰隊的營前訓練,後段拍越南前線任務的執行。前段幾乎是R. Lee Ermey所演的軍官角色Hartman個人秀,光從一開始在營房連珠砲式的不用髒話就可以損人,就已經是一個經典,他對於這些新兵一視同仁,誰達不到標準立即就是問候娘親或是拳腳相向。

Kubrick在此利用主角小丑大兵作為一個觀察點,去看這個營區管理的不合理。

用暴力虐待的方式帶兵,目的是為了要讓這群新兵成為殺手,但這種訓練及管理卻在傻瓜天兵Pyle身上栽了跟頭,傻頭傻腦的他在體能訓練以及生活技能上都無法跟上其他人,Hartman除了言語上的嘲諷外,更是用連坐法讓其他同袍也一同受罰,逼迫他跟上進度。在這樣的情況下,同梯的弟兄不僅沒能幫上忙,甚至在晚上動用私刑把Pyle痛扁了一頓。於是Hartman的目的達成了,胖天兵不再是過去那個嘴邊堆滿天真笑容的胖天兵,而真正的成為一個殺人武器。最終,在結訓的最後一天,天兵Pyle用了那把Hartman長官最愛的步槍槍殺了他然後飲彈自殺。前半段影片一直保持乾淨、整齊一致的畫面,被Pyle爆裂四濺的腦漿、血漬猛烈地破壞,強烈地控訴這個高壓統治的軍隊表面和諧真實性。

 

影片後半段則是小丑大兵在目睹槍殺事件後,投入到越南戰場的故事,說著要變成一個殺手的小丑,到了前線卻只是一個留守營區的小記者,報一些芝麻小事,隨著戰情加緊才進入前線,發現戰場的殘酷以及戰士們對於這場戰爭的意見分歧。

 

We kill everything we see. --- Sgt. Hartman

 

Hartman在訓練時一而再、再而三的教誨隊員:「步槍只是工具,真正能殺人的是鐵石心腸。」在影片的最後,當小丑大兵被逼著要一槍了結北越女士兵時,他的眼神是游移的。Kubrick精心的安排在此完美的展現出來,影片裡作為一個觀察者的小丑大兵,一直都沒有對這場戰爭站穩立場,就如同他在戰場中戴上有著Burn to kill字眼的鋼盔,卻又別上和平徽章。他的同袍認為讓北越女士兵留下最後一口氣,然後放著讓她被老鼠咬爛時,他必須選擇補一槍以讓她免於痛苦這樣極端的選擇,在此小丑大兵的眼神(後段)跟傻瓜天兵在射殺長官前的眼神(前段)相比較,我們可以看出這場仗美國已經是輸了,真正的殺手早在上戰場前就因為精神崩潰而魂歸西天,剩下的士兵則是一聽到槍聲就只能胡亂掃射。

 

當軍方期待不合理的精神上對待可以培養出殺人機器時,就已經註定會出現傻瓜天兵射殺長官的情況發現。Hartman在訓練時說:「你們愈恨我,你們學得愈多。」傻瓜天兵從一個天真稚氣的大男孩轉變成一個殺手時,沒有人可以控制了他。他只會執行他所被灌輸的教條式指令,殺掉任何一個人。Kubrick在這裡諷刺的是那個幾近斯巴達教育的訓練過程,當這個過程改造任何一個人時,這個人已經沒有了選擇的思考,但可笑的是,要打贏戰爭我們又需要這樣的人,特別是越戰這場在外地打的戰爭。在後段,有士兵說他們去為南越打戰卻覺得南越人根本沒有想為自由而戰的念頭。當士兵都對自己執行的任務產生質疑時,就像那頂頭盔跟和平徽章的同時存在,美國已經沒有打贏勝仗的可能。

    全站熱搜

    a33006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