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片如果炸了,我也要跳下去了(設計對白)

說在前頭……

征戰影壇多年,以挑劇本著名的小布,首次動起念頭拍一部超級大作,把自己打造成喪屍電影界裡的超級英雄。但不斷延宕的行程,拍攝過程發生一堆鳥事,謠傳本片的預算已經爆表到超過兩億美金,甚至小布跟導演發生爭執。這一連串的事件讓好萊塢的好事者都覺得這部派拉蒙的”超Z大作”上映時會咪咪帽帽。在這部大作上映的同時,讓我們來看看這場比電影還精采的幕後大戰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2012年4月13日,有雨。 Damon Lindelof,這位與J.J. Abrams成功打造熱門影集LOST的著名編劇/製片。小布透過關係,邀請他到自己的豪宅,來談一下末日之戰延後上映時間,這件事要怎樣擺平才好。

 從籌拍以來,好萊塢就不斷看衰這部電影。工作人員換來換去,預算超支,甚至謠傳身兼製片、演員身分的小布本人,後來跟導演Marc Forster形同陌路。

  Damon Lindelof被經紀人告知小布的邀約時,他說:「那你也要先給我看一點資料啊,劇本之類的」。

 「免!他們說直接去就對了」經紀人回答。

 他們」指的是小布的製片公司Plan B團隊。一周前,小布的得力助手Dede Gardner就跟Lindelof打過照面。「不要太緊張,這只是個普通的會議。」當天早上小布公司寄了封電子郵件問他要喝哪種口味的星巴克咖啡。到了兩點,Lindelof進入小布的辦公室,小布已經捧著一杯豆漿拿鐵歡迎他了。

 Lindelof說:「他劈哩啪啦的跟我講他看到這本書的時候有多興奮,這本書有多棒,然後開始回憶起一月份在Santa Monica海灘的會議。」小布表示,當開始寫劇本的時候,一大堆故事元素被丟掉了;我們的拍攝過程且戰且走,沒有確定的結局走向,而電影的結果也不如我們拍攝中所想的那樣。

 Lindelof當下感覺到:「這片砸鍋了,小布試圖要力挽狂瀾。」小布請他看一下最新的剪接版本,「我們這時候需要一個局外人來告訴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小布說。兩個星期後,Lindelof到了派拉蒙的放映室觀賞末日之戰的最新72分鐘大作(WTF?!)

 他的想法是,這結尾真是不知道在拍三姣….一堆沒有連貫性的鏡頭組成奇怪的蒙太奇片段,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在他心中無限盤旋。

 

 剩下的五十分鐘咧?!(WTF?)

 

「拜託,這只是一部喪屍電影耶!!!」 

這一年有一堆的大成本電影遇到成本爆炸的問題。迪士尼的獨行俠由於預算飆到兩億五千萬美金,而在前期製作時就遇到停機的問題,逼著劇組得晚一點付強尼戴普跟其他的演員薪水。浪人47,一部基奴李維的歪國人腦補日本戰國時代作品,由於新導演還在探索如何拍攝一部大成本電影,這部的預算從原本一億七千五百萬再增加了五千萬美金,並延宕了將近一年時間。更別提前一年迪士尼的強卡特還有環球的超級戰艦了(悲劇T_T)。

但這些都比不上末日之戰來的有話題性,畢竟這可是一部足以讓好萊塢金童布萊德彼特,從影生涯瞬間彩色變黑白的作品。

在2006年,派拉蒙全權交給小布團隊拍攝後,已經有四個編劇,一位資深製片以及一個奧斯卡視覺效果獎得主離開拍攝團隊。而當導演決定重拍結局,以規模較小的結尾片段來取代已經拍攝完畢的十二分鐘高張力戰鬥場景時,這部片的預算更飆高到一億七千萬美金以上。(消息指出可能最高到兩億五千萬美金,這個數字讓派拉蒙痛不欲生,但對它的老對手們來說可是樂歪了。)

在這些災難過後,末日Z戰拖延了六個月才上映(原本應該是12年的過年檔)。幸運的話,派社還可以撈回來一點蠅頭小利,但衰的話,這將會是史上最燒錢的喪屍電影。(最後的結果,這是史上最高票房的喪屍電影。小布萬歲!!!)

這部片採用近幾年好萊塢的票房片模式,以一個廣為人知、十分流行的故事做為腳本,找超級國際巨星當主角,以保證能在全球吸引大量票房。問題是找了各路人馬,這部片的拍攝卻變成了多頭馬車,電影方向出現嚴重分歧。

會走到這個地步,一切可以追溯到08年,派拉蒙終止跟夢工廠、漫威影業的合作關係。這意味著,派拉蒙失去了當今電影界的金雞母,因此他們必須找尋新的製片公司來創造新的票房大作。在導演的選擇中,儘管在量子危機慘遭滑鐵盧,但派拉蒙還是願意給導過口白人生、尋找夢奇地的Marc Forster一次機會。(華爾街日報:量子危機是一部平庸之作;Slate雜誌則認為導演毫無動作片的sense。冏!ORZ……)

導演找到了,剩下就是找尋超級大咖的工作。(譯按:九十年代中開始,派拉蒙的搖錢樹叫做Tom Cruise,但在Tom Cruise發生歐普拉事件之後,06年雙方鬧翻)

講超級巨星,Brad Pitt絕對當之無愧。論帥氣,特洛伊裡面的阿基里斯,瞞天過海系列的Rusty絕對男女通殺;論演技,小布拿過威尼斯影帝,四項奧斯卡提名(當時),一座金球獎最佳男配角,更是毋庸質疑。只是說Brad Pitt演藝生涯還沒有一部真正下大樑的超級英雄電影,沒有動作片的代表作。而他近幾年的作品,像永生樹、殺戮行動這類的電影都太艱澀了,他的確需要一部大作來重新吸引觀眾的目光.。

不過,小布的製片紀錄就相對黯淡了一點。他主導的Plan B製片公司主要製作小成本的電影,導演大多是較非主流的電影工作者,公司從未製作過像末日之戰這樣的大電影。而小布的左右手,過去曾在派拉蒙擔任高層的Dede Gardner為小布做出辯護。「我們一起製作過『享受吧! 一個人的旅行(Eat,Pray,Love)』,那可不是一部小電影呢。」然而,創作一部充滿聲光效果、大場面的票房大作,所需要耗費的功夫可是比拍一部茱莉亞羅勃茲的旅遊電影要來的多。

(譯按:享受吧! 一個人的旅行,預算六千萬美金、全球收入兩億美金)

電影拍攝過程多少會有修改,劇本修改本來就司空見慣,現在的製片公司也常在殺青之後,再補拍幾個鏡頭。甚至有一些作品,儘管拍攝過程遭受阻礙,卻在修改之後仍有很成功的收穫。例如70年代的大作,現代啟示錄由於主角馬丁辛心臟病發作,又遇到颱風把電影佈景破壞掉,拍攝期間從設想的六個月,拖到將近一年;亂世佳人不斷地更改劇本,換過不少於三個導演,延宕了兩年才熬出這部拿下八座奧斯卡的名作。但跟這兩座史詩大片比起來,末日之戰只不過是商業化的死屍片。製片Ian Bryce說:「這就是一部喪屍電影而已,走來走去、咬人啊,」有需要花那麼多功夫修改嗎?!但是,有一個人無法接受這部戲失敗,那就是布萊德彼特!!!為了把這部片救回來,甚麼都做的出來!

 

嚴厲考驗正要開始! 

就像所有好電影,末日之戰的拍攝開始於爭執。

在2006年的夏天,小布的Plan B跟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Appian Way製片公司熱烈的爭奪暢銷小說<<打鬼戰士>>的翻拍權。作者Max Brooks看完Studs Terkel的普立茲得獎作品,<<美好的一仗: 二次世界大戰口述歷史訪談錄>>而受到啟發,寫下<<打鬼戰士>>,諷刺各國政府遇到大規模傳染疾病的時候,政府的行為有多麼保守、封閉的故事。這樣一個非典型的故事題材,Max Brooks對於好萊塢有興趣翻拍感到驚訝,「這沒甚麼好拍的啊?!」Brooks這樣說。最終小布一方勝出,派拉蒙付了一百萬美金拿到版權。

Plan B一開始找來擅長於科幻驚悚題材的編劇J. Michael Straczynski來改寫劇本,此人最著名的作品是電視影集《巴比倫五號》。年輕時在哥倫比亞大學讀英國文學的製片Gardner回憶:「談的過程感覺很好,而且他非常清楚這個故事該怎麼處理。」

同時,小布傳給Marc Forster打鬼戰士這本書的複本(當時尚未決定導演)。他們本來打算創造一部電影,講述一個人得到AIDS、無路可走,所發展的故事。這個IDEA讓導演產生一個想法,「沒有比喪屍更能作為這個現象的隱喻了。」他認為這個社會對於人口爆炸以及消費主義當道的問題過於麻木,而沒有意識、理性的喪屍題材可以用來切入這個問題。於是2008年,在小布的邀請之下,Forster接下了末日之戰的導演一職。「我認為你有能力拍出具有深度的票房電影」小布說。

Marc Forster身材高瘦,總是穿著一件帽T搭黑色褲子,話不多,他認為可能跟他的德國、瑞士家庭背景有關。2002年以四百萬美金預算拍出《擁抱豔陽天》,該片讓他在好萊塢嶄露頭角,也幫助荷莉貝瑞拿下柏林影后以及史上第一位非裔女星的奧斯卡影后。此後他繼續在藝術電影領域打滾,直到2008年執導的量子危機,正式轉入票房電影行列;但這部戲普遍被批評太冷色調了,缺乏票房片應該有的震撼場面。

在開始拍攝的時候,導演Forster就跟編劇Straczynski對於電影的基調設定產生衝突。「Marc想拍的是大場面、大量動作戲,而沒有甚麼深度的電影。」「如果想拍那種英雄大戰喪屍的無腦電影,幹嗎選這本小說?」Straczynski說。

喪屍電影的製作一向都是低成本(陰屍路算是一個特例,每集預算可以高達一、兩百萬美金)。2002年,金獎導演Danny Boyle拍的《28天毀滅倒數》,預算只有八百萬美金,卻收了八千萬美金票房。George A. Romero在1968年開喪屍片先河的經典片《活死人之夜》,這部被國會圖書館列入美國國家電影名冊的電影,當時花了11萬4千美金,換算到今天的幣值也才不過74萬2千美金而已。

在2008年十二月,Straczynski給Forster新的劇本草稿,增加一些動作戲,以迎合他的要求。但Straczynski並沒有得到新的機會。「他們狠狠地把門給甩上」Straczynski說。不過,Forster表示他並沒感覺到跟這位編劇之間有產生衝突,「我個人對他並沒有惡意」Forster說。在Straczynski離開之後,製作團隊找了擅長於政治陰謀題材的編劇Matthew Michael Carnahan來繼續改寫劇本。

Carnahan偏離Brook小說的方向,刪去小說內第一人稱的敘事方式,而保留Straczynski之前草稿裡面一個新創的角色,前聯合國調查員Gerry Lane,作為故事的主人公。這部電影變成了一個動作、冒險電影,Gerry Lane被迫要離開他的家人,在全球各地尋找抵抗喪屍傳染的解藥。這個故事打動了小布。「這讓我們非常好奇,我們可不可以把喪屍電影拍成一部全球性的懸疑驚悚片呢?」Gardner說。在2010年,小布宣布加入演員陣容。

派拉蒙在班底大致敲定後,顯得相當興奮。小布作為世界級巨星、公司最著名的合作夥伴,即將創造出第一部他個人挑大樑的動作系列。跟小布&珍妮佛安妮斯頓一起創立Plan B,後來擔任派拉蒙總裁的Brad Grey回憶到,「布萊德彼特拯救全人類的性命,然後在電影結尾跟失散的家人團聚,這聽起來太棒了。」於公於私,Brad Grey都沒有不支持小布的理由。

(Plan B在2002成立,一開始兩部戲都跟華納合作,巧克力冒險工廠&神鬼無間;2005年Brad Grey上任派拉蒙總裁,賣掉了他Plan B的股份,同年安妮斯頓也隨著離婚而賣掉股份。)

派拉蒙一開始同意一億五千萬美金的電影預算,這個預算對於驚悚片類型或者喪屍片來說是個天價。高層的解釋是,這部片會在全球取景,對於全球的行銷有很大幫助,所以成本高一點無妨。另外,派拉蒙也計畫將這部片以3D形式上映,俄羅斯、巴西、中國的觀眾對3D電影有很高的觀賞意願,較高的票價代表了更高的收入。然而,中國的電影有外國電影的配額限制;畢竟中國可是Brook小說中喪屍的爆發地,為避免發行受阻礙,派拉蒙決定刪除與中國有關的情節(所以你在電影會聽到台灣)。派拉蒙的副總裁Rob Moore表示,儘管這部片還沒有給中國電檢,但考慮到中國的票房市場,他們必須考量電影內容在放映地會有甚麼反應。

在此同時,Brad Grey發覺到Marc Forster缺乏拍攝大場面電影的經驗,為了保護派拉蒙的重注投資,他派了一支具有相當豐富經驗的特效團隊去協助拍攝。Grey表示:「我們需要去幫助更多的製片及導演學習如何拍攝這樣的大型電影。對於沒有經驗的電影製作團隊來說,這是很困難的,但另一方面也是好事,因為在壓力下才會成長。」

 

一場災難 

末日之戰在2011年六月開始了實際拍攝工作。儘管整個團隊努力投入,他們還是覺得電影的第三段需要大改。派拉蒙集團的總裁Adam Goodman表示,「劇本感覺起來不錯,但又沒那麼好。」

在早期的劇本中,電影有三段主要的動作戲:第一段在費城,主角全家第一次遭遇喪屍;第二段是在以色列;最後一段在俄羅斯,大批喪屍圍住了紅場,但主角Gerry Lane率領一班軍隊,用Lobotomizer、一種像鏟子的武器,把喪屍的頭給鏟爆(這場面感覺很殺)。俄羅斯的大戰不僅僅只是一場結尾戲而已,更是主角化身成人類軍隊領導者,引導接下來續集走向的重要橋段,然而這場結尾戲太過於黑暗了。

Carnahan早期的結尾戲,寫到俄羅斯大戰結束,主角到了北韓跟世界各國的外交官提議,他要帶領那隻在紅場殺爆喪屍的軍隊反攻美國。消息指出,在對於最終結局不滿的情況下,Plan B製作團隊與導演在小布的授意下開始修改結局版本。(Carnahan拒絕對此事發表意見)

在電影的第二場動作戲,以色列大戰的那段。劇組到了西西里島南方的島國馬爾他搭景拍攝,以當地地形來營造像耶路撒冷的環境。這場戲的拍攝相當燒錢,三個星期的拍攝,運來45噸的裝備,整整用了25個貨櫃送到馬爾他。整個劇組加上另外雇用的人員,這幾個星期的拍攝總共有一千五百個人在片場工作。

「要拍大場面是很辛苦且具挑戰性的,」Forster這樣說。以色列的那場戲,最重要的一段就是一群替身演員扮演喪屍在城市裡流竄。在製片表示找到了可以容納那麼多演員的場地進行拍攝時,Forster決定放棄搭設佈景的方案。但這個拍攝的地方位於馬爾他的首都Valletta,一個熙熙攘攘的交通要塞,這讓拍攝團隊飽受交通阻塞的困擾。協助在馬爾他當地拍攝的製片就表示:「老實說,我們並沒有準備好這場戲的拍攝工作」。

決定實地取景拍攝,讓片場的管理工作更加麻煩,也使得拍攝工作不斷的拖延。拖延的理由千奇百怪,派拉蒙派去監督拍攝的製片主管Marc Evans就遇到一個狀況,有一天他們封街拍攝,但街上的某家餐廳要求繼續營業,劇組只好停止當天工作;製片Gardner更因為劇組內的某個女演員把旅館的房間給砸爛了,怕她會開天窗、不去片場,只好到場干涉劇組的運作。(稍微知道電影製作的人,都會了解到導演跟製片在片場的微妙衝突關係,製片干涉拍攝事務的時候有多嚴重)

另外,那麼多的臨時演員使得劇組成本大幅上升。派拉蒙總裁Goodman就說:「小成本的電影製作規模小,有些成本超出的部分,還可以靠其他地方稍微彌補一下。」「但像末日之戰這樣的大電影,有太多環節要照顧到,東加西加的結果就是燒了一堆錢。」例如,戲裡面有大概一百五十個臨時演員要扮演哈西迪猶太人,那些服裝都必須從以色列空運來,那再加上剩下的演員服裝設計,你就知道成本有多可觀。製片主管Marc Evans甚至講到,有一天的拍攝工作延宕,是因為劇組沒有準備足夠的食物給臨時演員……(WTF)

這部電影開始的時候還是小而美的電影,但在拍攝進行中不斷變大,變成了一頭巨大的野獸,不斷地吞噬派拉蒙以及這個拍攝團隊

 

承認吧!這就是個暴力的世界。

在一開始的時候,派拉蒙就要求這部片必須以PG-13分類上映(保護級),使電影觀眾族群能夠更廣闊。儘管合約上要求PG-13,但小布還是想把電影的尺度向R級的分類推進一點,盡可能的保留噴血的畫面。「他希望這部戲看起來很酷!」一位工作人員說。但在挑戰分級的情況下,電影尺度跟畫面美感的呈現,兩者之間的取捨就變的很困難。

「我們活在一個暴力的世界」,小布在坎城宣傳殺戮行動的時候說到。因此,小布希望電影保留更多的暴力片段,就沒有那麼令人意外。

Gardner說這部片一開始就是要以PG-13形式上映。然而派拉蒙仍然緊盯著這部電影的拍攝工作。某天Evans在馬爾他看完拍攝的片段之後,打電話給Gardner要她清楚派拉蒙是有在監督的。

七月中時,劇組結束馬爾他的拍攝工作,來到英格蘭&蘇格蘭,以為可以邁開腳步、順利地繼續拍攝時。八月第一個星期,Evans又接到了電話,「我們遇到了問題」(WTF,又有問題?)

在馬爾他的工作結束後,負責清點、打包的工作人員整理出一堆劇組的採購清單,看起來是被隨便亂丟、然後忘了帶走。Evans傻眼了,這些錢加起來可以好幾百萬美金的數字耶。他立即要求製片Gardner以及他派去監督實體拍攝的Colin Wilson(曾作為世界大戰、特洛伊的製片)開一次電話會議。Evans認為這件事實在是無法想像,他需要製片給立即給他一個解釋。

Evans回憶:「這真的是瘋了。」「我跟老闆(Adam Goodman)以為離開馬爾他,一切就會變好,現在我才發覺根本沒有,這場惡夢還沒做完……」

這部電影才開拍沒多久就預算爆表了,但結局還是沒有定案……一位工作人員轉述,「你們得把第三幕的結局給搞定!」小布這樣對製作團隊說。一種考量是展開式的結局。導演希望在俄羅斯大戰後的結局是,主角無法和家人團聚,營造一種懸念的感覺,讓觀眾想要再去看續集。Forster說,「我喜歡結局有點缺憾的感覺。」「你看看我的電影,我的電影都帶有這種味道。」

2011年8月9號,派拉蒙正式宣布末日之戰將在2012年的聖誕檔期上映。而此時,劇組都在議論著製片Colin Wilson 走人的事情。「有人必須為開拍不順、鳥事不斷來負責」大老闆Goodman說。「他失去劇組對他的信任,甚至他都對自己失去信心了。

Colin Wilson 現在幫新銳電影人Megan Ellison(註)打理她的製片公司Annapurna Pictures,他並沒有對這件事情回應。而有些工作人員認為他在片場過於個人主義,導致劇組缺乏溝通,馬爾他的預算爆表就是一個寫照。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每個人都在自保、推拖責任,因為大家都知道預算爆了。而且第三幕的結局還沒想出來呢……」

註:Megan Ellison老爹是甲骨文的CEO

導演Marc Forster表示他不知道預算早就爆了,直到Colin Wilson跟他辭行後他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他之後跑去跟製片Gardner說,「從頭到尾沒有一個人來跟我講,『嘿!老兄!死定了!我們燒光錢了…….』」「所以如果有人來興師問罪關於預算的事情,與我無關。」

他說,製片多數不會去跟導演哭爸劇組的問題,因為這會影響導演的創作思緒。「不知道劇組發生甚麼鳥事,你就不會整天想『天啊!?死了。發生甚麼事了?!』」「導演工作的時候會進入創作模式,所以製片也會盡可能不去打擾導演,別讓導演知道太多,盡可能地不讓導演處理鳥事。」

 

毫無頭緒、一場混亂

2011年八月18號,變形金剛的製片Ian Bryce正跟全家人在聖地牙哥度假,突然接到了大老闆Goodman的電話。Ian Bryce曾以搶救雷恩大兵的製片身分入圍過奧斯卡金像獎,他最著名的成就是變形金剛系列的製片工作,看緊整部片的預算,讓派拉蒙荷包賺滿滿。在大成本電影的預算控制上,他做得相當成功。

他是一個直腸子,不講屁話的英國人。在好萊塢裡面,算是相當罕見的戰將。電話中,大老闆Goodman跟Ian Bryce解釋Colin Wilson辭職的原因。

「我們需要有人來幫忙。」大老闆說。

「你們有口袋名單嗎?」Bryce問。

「就是你啊」大老闆回答。

四天之後,Bryce飛到了格拉斯哥。這時候劇組在拍主角在費城第一次遭遇到喪屍的戲(在蘇格蘭拍片比在美國拍片便宜!)開完長達十七個小時的馬拉松會議後,他回到飯店打開電腦,發現他的電子信箱被電影的訊息塞爆了。

「我一天收了229封信耶,有沒有搞錯?!而且大多是關於末日之戰的事。」Bryce回憶道。從他的經驗中,他知道電影工作要有效率,就是工作人員彼此要直接溝通。在上床睡覺前,他傳給全劇組的主要工作人員一封信。「如果有新的想法,這裡是我跟我助手的電話,請直接打給我或者我的助手。我想我用講的會比我打字的速度快。」沒多久就有人回傳回來,「好的,明天打給你!」

不過問題沒那麼快就能解決完。導演Forster這時候又跟負責視覺效果的John Nelson吵架了(Nelson曾以神鬼戰士一片獲得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在工作上,我們似乎無法產生化學效應」,導演這樣說。(在現場拍攝工作結束後,Nelson被換掉)

導演跟小布的關係也開始變得緊張。一位知情人士就說,「我認為每個導演跟演員都應該找到溝通的共通語言……」「導演的觀點很獨特,但他沒有辦法在電影裡頭體現他的想法,」導演跟小布對於本片的風格想法產生了衝突。那位知情人士繼續說到,導演只專注在每一天的電影進度本身的內容,但小布一直在想整部戲的內容,每場戲之間的關聯性,即使劇組都下班了,小布還是繼續在想。「Marc並沒有太多的迴響,有可能是小布的態度讓Marc閉上了嘴」(小布並沒有對這件事發表意見)

Forster表示,他曾聽過小布是一個很健談的人,但他在拍攝過程中並沒有跟小布或者製片Gardner有過衝突。「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說我跟小布不再談話的?」Forster繼續辯駁,末日之戰的拍攝確實沒有方向。有些工作人員認為導演跟製作團隊都沒有展現應有的領導能力。

 

去吧!藍波!殺光喪屍 

雖然已經超出預算,但在劇組抵達布達佩斯,進行十七天的俄羅斯大戰拍攝工作時,一切好像回到了正軌。不過,十月十號的清晨,一隻匈牙利的反恐特勤隊衝進了布達佩斯郊區的一間倉庫,沒收了85把長短槍枝,而這些槍枝是兩天前從倫敦運來,作為俄羅斯大戰拍攝的道具。匈牙利的反恐組織在記者會上表示,這些槍枝「道具」仍未完全報廢,稍經改造就可以恢復成殺人武器。接著,他們在記者會上展示出這些武器重新武裝化的過程……

製片Gardner從Bryce那邊知道這個消息,「我想…真的嗎?拜託別鬧了」Gardner歸因於匈牙利的八卦記者,以及匈牙利反恐組織想要做秀。「這整件事實在是太蠢了…」直到一年半後,Gardner還是很不爽的說,「槍被拿就被拿了吧,對於一個大製作電影來說,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無須大驚小怪啊。

無論如何,Gardner說對了一件事。這件事在全世界引起關注,在Google搜尋Brad Pitt guns seized World War Z,你會得到18,200個結果(現在是27,600個)。四個月後,反恐組織撤回這些槍枝…然而,末日之戰已經引起一堆負面新聞。

在馬爾他的事情之後,派拉蒙嚴密地監控布達佩斯的拍攝工作,要求錢不得被浪費,甚至要砍掉預算。「我們沒有給他們多餘的錢,他們得學會怎樣好好利用手上的資源」大老闆Adam Goodman說。其中一場戲,主角要從地下的監獄逃出,就因為預算限制而被刪除。

在布達佩斯的幾個星期拍攝工作十分艱辛。大部分的戲都是通宵戲,從晚上九點開始、隔天清晨結束,數百個臨時演員在零下的氣溫中扮演跟喪屍大戰的軍人(喪屍會在後製時加上去)。「這場戲很難拍。因為我們要不斷的排演,看怎樣去殺喪屍,效果才最好…」副導演Simon Crane表示。他接著說,「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拍攝,而且我們的750位臨時演員並不習慣於拍攝一部沒有對手的戲」。

儘管派拉蒙使出渾身解數,似乎還是沒用。俄羅斯大戰的結尾,小布帶領軍隊殺光喪屍的英雄形象,跟電影開頭的顧家男形象差距很大。「俄羅斯的戲沒有辦法用」,一位相關人士指出。Simon Crane說,「最後的大戰不是角色導向」,「我們得想一下最後一段到底要怎麼拍才最好」。

其中有一場戲,小布跟在一群老人跟病人的後面以躲避喪屍的追殺(故事設定,喪失會把那些有重大疾病或者老人當作同類)。這場戲讓某些高層有些擔心,怕這會讓人覺得末日之戰是一部沒有同理心的電影。「我們絕對不是那個意思(沒同理心),但我們還是討論了這些戲的方向」,主管Marc Evans說。

末日之戰,現在的拍攝狀況如最早的編劇Straczynski所說,變成一部藍波式的喪屍片,主角殺爆喪屍。到了十一月份,拍攝工作結束,已經無心戀戰的劇組打包,導演Forster回到洛城大本營進行剪接工作。

 

救星降臨

「就我而言,我經歷了一段很好的時光(拍攝這部電影)」,最近Forster在派拉蒙的咖啡廳一邊吃著捲餅一邊接受採訪。

「是的,結局爛掉了。」

「是的,我們以為結局會像我們想的一樣成功。」

「是的,我們後來斷定那不是個好結局。」

「是的,我們決定改掉結局,然後花掉更多的錢。」

「是的,這些問題從未發生在我過去的電影。但我覺得這部片比我過去的作品,來得更有原創性,架構更加龐大,更加特別。」

Forster還在回想 2012年2月2號的下午的事情。他把電影的剪輯版本給派拉蒙高層看。拍攝工作結束已經過了三個月,那些高層非常想看一下他們的投資到底是長甚麼樣。

電影放映完畢,放映室一片沉寂。「我…認真思考了一分鐘…」Marc Evans表示。「哇喔…這結局…炸了…」。最後的大戰場面……「我相信,我們得重拍結局了。」Marc Evans說。

對於大老闆Adam Goodman來說,他喜歡第一個小時。但是有兩點問題,首先是這部戲並沒有原本設定的懸疑電影,所應該營造出扣人心弦的感覺。第二點,結局並不好,觀眾看完只是覺得電影被帶過,沒有任何迴響。十分鐘和緩的討論後,大家都離開了。「該好好的討論,怎麼解決這個問題…」Marc Evans說。

大家看完都有一樣的反應。小布隔天跟Forster一起看,看完之後跟Forster說,「這是一個很龐大的電影,我需要再看一次、消化一下,之後跟你討論。」製片Gardner在公開時表示樂觀的看法,但私底下她就很憂慮這部戲的發展了。根據一位相關人士轉述,在看完這個剪輯版本後,Gardner表示這是她人生中最糟的一天。(Gardner後來辯說,人生最糟的一天不是這天;等到哪天她的摯愛過世了,那才是最糟的一天。)

Forster跟小布如果真的要宣布重拍結局的話,根據電影從業人士表示。末日之戰的成本將會攀升到兩億一千萬美金,而派拉蒙也要再花一億兩千萬美金左右的行銷費用。這還沒加上3D版本的轉換費用,那要花八百萬到一千五百萬美金不等的費用。這就代表最終的票房必須超過四億美金,派拉蒙等幕後公司才有機會達到損益兩平。(派拉蒙最後跟小布以及3D電影製作公司斡旋,當票房目標達成時,再支付一定的酬勞。)

到了2012年3月13號,派拉蒙宣布末日之戰的檔期將延後半年,在2013年6月上映。接著,就是文章最前面提到,邀請Damon Lindelof去幫忙的故事了。

在看完Forster第一次剪完的版本之後,派拉蒙立刻找了兩個剪接師接手整部戲的剪輯工作。他們把俄羅斯大戰的部分剪掉,這也就是Lindelof看到的七十二分鐘版本由來。派拉蒙希望他可以在不受到現有的結局版本影響的情況下,去想要怎麼改善結局。在看完那七十二分鐘版本之後,Lindelof要求看剩下的電影毛片部分。

Lindelof對於七十二分鐘版本的感想是,「小布在電影前段演繹的角色是一個比較偏向一般人的角色,他沒有做出誇張的武打特技動作,或者一直砍掉喪屍的頭。」但是,當Gerry Lane這個角色到俄羅斯之後,他突然變成一個瘋狂的喪屍殺手。Lindelof認為,末日之戰應該要有一個比較溫馨的結局,讓主角跟他的家人團圓。「主角之所以要拯救世界,是為了回到家人身邊。」這樣從情感的角度出發才合理。

Lindelof, Gardner以及Plan B的團隊約在派拉蒙的咖啡廳開會。Lindelof告訴他們,「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以現有的片段來說,盡可能改寫現有劇本,讓這個結局更有感情、更合理。」「第二條路會比較辛苦,但最有效。改寫以色列之後的故事,把俄羅斯那十二分鐘的片段丟掉,直接拍一個新的結局。」

「在一開始,我沒有感覺到在場有任何人要站出來講,『好吧。就重拍!』」Lindelof說。「所以當我提出那兩種方案的時候,他們都表示比較喜歡重拍的方案」「我當下好像感覺到他們跟我說『嘿!說服派拉蒙的工作會辛苦點,交給你囉,祝你好運!』」

於是Lindelof回去寫了封信給派拉蒙還有Plan B團隊,接著開了一場會議。「他們贊成在情感面著手的想法,避免讓這部片變成單純打倒喪屍、拯救世界的陳腔老調。」Lindelof說。但是大老闆對於重拍結局有意見,「丟掉俄羅斯的拍攝片段,拍新的結局不僅花錢,還得在三個星期內拍完耶?!」

導演Forster也出現在會議中,但大多數時間都保持沉默。「我不覺得Forster已經被架空,只是現在Plan B出來收拾局面,讓他們處理會比較好。所以Forster願意讓出主導權。」Lindelof說。

Lindelof找來他一起創作Lost的夥伴Drew Goddard幫忙。六月的時候,他們兩個待在派拉蒙的剪接室,看了所有的片段,用兩個白板,寫上對現有片段修改的想法。Gardner到訪後,他們跟她講了他們所想的點子。接著,他們在七月四號國慶假日前交出了六十頁的劇本給派拉蒙高層。

兩個月後,派拉蒙批准新結局的拍攝方案。另外,派拉蒙也找來金獎編劇,才剛拍完《Jack Reacher》的Christopher McQuarrie來幫忙提供意見(McQuarrie本人拒絕採訪)。2012年10月在倫敦開始新結局的拍攝。

重拍的結局少了Marc Forster一開始要的大場面,而回到了他的劇情電影模式(這也是小布一開始會想找他的原因)。「這是不同的設定」,「每場戲最多的演員數也才二十個」,Forster說。在2012年12月3號,拍攝的工作結束了,沒有引起太多的注目(傳聞又花了兩千萬美金。)直到2013年的二月份,派拉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Forster給高層看的最新剪接版本,比較可以接受了。Brad Grey雖然還沒看這個版本,但他樂觀地說,「我或許不是特別愛喪屍片」,「但我可是個小布迷呢!」

Brad Grey講了一個關於電影大亨Joseph E. Levine的故事。(Levine曾說過,「只要行銷做得好,就可以騙過所有人。」)作為名作《畢業生》的製片,Levine與導演Mike Nichols一齊看完試片後,Levine轉了頭跟Nichols說了一句,「我聞到鈔票的味道了。」

這位派拉蒙的當家表示,近期他會跟小布一起看試片。「或許我要跟小布再重拍一次」,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片能救回來,小布真的是拚了!

原文為浮華世界文章 http://www.vanityfair.com/hollywood/2013/06/brad-pitt-world-war-z-drama

若有錯誤,敬請不吝指教

    a33006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